大发二分时时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蓉城】我的滑铁卢

作者乂二  阅读:993  发表时间2019-10-09 22:32:37

第一章:泥沙俱下
  
   1.
   2005年我那时只有27岁,在一家SMX市国营建筑公司做项目经理。从23岁做项目经理开始,我一直是公司100多个项目经理里最年轻的,估计我是第一个从天到地的典型,也是第一个被迫离职的反面教材,也应该是第一个走上落魄仕途的人。
   这家国营建筑公司里,有20多个20几岁的项目经理,公司安排我们的项目有一个共同点:稳赔不赚。作为为一个国营企业,市里每年都会安排一些政府项目给我们公司。为了平衡,这其中就有赚钱的,也有不赚钱的。对于公司来说,这些足以平衡了,但是对于我们年轻的项目经理来说这是噩梦。那些赚钱的都安排给了背景深厚的,或者和公司高层关系密切的老项目经理。我们这些新近提拔的,白身进阶的项目经理就只能做一些赔钱的项目。
   我们年纪轻轻就在财务账面上背上了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的负债,不是我们不努力经营项目,而是我们这些项目根本就不可能赚钱。市场价500元/平方米的造价,建设单位在结算时,大多一口价400元/平方米就给打发了。不签字,就不给付款,签字的话,就是“丧权辱国”。我们想带人去政府门口讨说法,公司领导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又不让我们去,于是每年过年时,就成了我们这些年轻项目经理的煎熬。材料商、农民工成群结队的到我们办公室、家里、路上,任何能找到我们的地方堵我们讨债。我们真的是有家不能回,有国不敢奔。
   说句不客气的话,项目经理真的不是人干的活。平时,能到项目上找事的单位估计有几十个:环保局、公安局、计生委、居委会、质监站、安监站、散装水泥管理办举不胜举。反正来了就没有空手回去的。再加上土地占用附近农村的村民要高价运输材料,挖掘土方,分包项目,三天两头的堵上大门要钱,整天都焦头烂额的。
   派出所查暂住证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有时候半夜三更,睡的迷迷糊糊的,包工头打电话来说,工人都被派出所光着屁股拉走了。于是十冬腊月鬼呲牙的天气也要穿上衣服,赶去派出所交钱,给农民工兄弟办理暂住证,每次,都有包工头在拘押室门口抱着一大堆衣服等着。
   有时候为了要钱或者协调关系,喝酒喝得苦胆都吐出来了,一晚上吐的次数,小学生都数不清。然后几天都吃不下东西,只要一有食物下肚,就跟狗翻肠子一样往外吐。
   终于,我厌烦了,也看清了这个事情的实质。于是就在2005年年初老项目结束,还没有新项目的空档。把项目的所有管理人员集中起来,把项目的所有资产做了一次彻底的盘点,搅拌机、切割机、卷扬机、门吊、手推车、木方、模板、电箱、电缆、就连弹线的墨斗都一一登记造册,并且让项目的所有参与盘点的管理人员签字确认。弄出来厚厚的几大本,我拿去复印店复印了一份,自己留在手里,以备不时之需。我还以投标的名义去劳资科借出了我自己的毕业证书、职称证书。
   我这个善良的人,柔软的心,还有我不够聪明的大脑,真真受不了这些折磨。
  
   2.
   2004年底我在山西接了一个小项目,一个果汁厂的污水处理水池。这个项目我没有用公司的资质签合同,而是另外找一家公司挂靠在他们哪里。我这项目我粗算了一下,我可以前期赊购一些设备和物资,等项目结算了盈利大约20万,正好可以还上赊购的设备物资款,这套家当就作为我单干的起步点。
   理想都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却是一个“杯具”。这个项目是我的一个朋友接到的整个环保项目,包含了污水处理的土建两部分,我只是从他手里分包了土建部分,而污水处理设备和技术支持都由他自己在做。
   2005年3月开工,2005年10月就差不多结束了。一直到12月污水处理都达不了标,业主死活不肯付清剩余100多万工程款。我的朋友请了清华大学生物系的老师到现场处理,仍旧是无可奈何。于是,我们的工程款就成了镜花水月。
   本来计划赚20多万的设备和物资作为起步的,一下子变成了我的负债,这堆20多万买来的设备一下子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比如买来的时候搅拌机28000元/台,而用了这一个项目之后,就成了破烂,来了几个人看了之后都只给8000元。
   再加上工程尾款30多万没有支付,我一下子就成了一个50多万的“负翁”。
   而此时公司那边也开始了对我的清查,公司以贪污受贿罪将我举报到检察院。我后来分析:公司领导之所以这么整,主要是怕这群年轻的项目经理有样学样的撂挑子走人,给公司留下一堆烂债。
   墙倒就怕众人推,破鼓就怕万人捶。那些材料供应商,民工头听到了这些风声之后,一下子都炸了窝。一下子涌过来找我,个个争先恐后的,怕来晚了分不到。其实就算来早了也没有,此时的我早已破产,资不抵债了。
   其中有一个所谓的老乡,在这里权且叫他“Y”吧。在和我搭班子干项目时,给我做采购工作,工地上的所有材料都有他来购买,租赁的材料也由他的联络。项目上自己购买了10吨钢管,又租赁了一些,到项目结束时,把钢管还给租赁公司时,把项目购买的10吨钢管都还给租赁公司还不够,还欠租赁公司上千米。我一直愁肠百结,不知所以,我的10吨钢管去哪里了?至于材料上的手脚就更是不计其数了。
   我心里清楚是“Y”和租赁公司的人串通了在里边做了手脚,但是我没有证据,我懵懵懂懂的吃了这个哑巴亏。
   而在山西的这个项目上,我的另一个所谓的老乡,在这里权且叫他“Z”,伙同了一些人仍旧不肯放手地算计我。而我都善良地原谅了他们,并且先结清了他们的工资。
   此时,他们放弃了曾经的的共富贵同患难的豪言壮语,站在了看热闹的人群之中。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始终认为:我掉河里,站在河沿儿上看热闹,不砸砖头的我都可以当他们好人。
   整个2002年——2005年我都可以总结一起来一句话:没碰上好人!其实更多的还是自己心盲眼瞎,没有识人之明。而后的岁月只要一提到老乡,我第一反应就是: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3.
   此时,他们都一股脑儿开始闹起来,租赁公司和那个老乡“Y”他们带有一些黑社会的背景,起初我是有些胆怯的。
   他们闹起来我也是唯恐避之不及,我躲了起来,这些人找不到我就更加的上火,差不多发动了全市的各种势力,在我可能出现的一切地方都安排了人等我,我真的是无可躲避。
   连我经常联系的朋友家里,都经常被他们骚扰。
   我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出现了,被一帮人裹挟着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家还是那个家,而早已物是人非。窗户上依旧被我同一个姓氏的所谓的一家子的“W”用白布扯着一个条幅,上书“还我血汗钱”,我的大脑已经麻木了,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而那些从前那些甜言蜜语的,说起来都亲如一家的人现在才是这些闹得最凶的人,才是最恶毒的谣言和伤人的话语的制造者。也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洞悉了什么叫“世态炎凉”啊!
   就这样,我被他们在自己的家里私自“囚禁了”两天之后,在他们几个商量之后,决定卖了我的房子。145平米的房子,换了银行贷款之后,还有十几万的余款,他们达成了一份唯独没有房主份儿的分款的协议。楼上的一个好心人老“A”,因为二女儿结婚,25万买下了我的房子。对于这个房子这个价格,在当时还算合理吧。
   就这样我这个2004年才住进去,不满一年的房子就这样一夜易手他人。当时我连眼泪都没有,我是麻木的。老“A”也不知道是这些闹事的人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安宁,也不知是真的需要。
   起初买这个房子时其实很多人,都曾劝我,别太显摆了。我结婚时父母给我买的90多平米的房子虽然偏僻,但是已经足够了,现在这个位置买这个房子有点树大招风,可是我没有听进去。我当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把父母买给我的房子卖了5万,我自己凑了4万,又到银行按揭了9万,我的账目清楚的很,任谁也找不出什么,随他们去说。但是我唯一没有考虑的就是:我太年轻了!很多事情是可以无中生有的。
   这个房子其实也是很邪门的,老“A”的二女儿住进去之后,也没有什么好结果。连着结婚、离婚,折腾了三回,终于没有住下去,还是把房子又转手卖给了别人。现在的房主如何,因为我离开那个城市已经十几年了,没有了后续的消息。这是外话,不多提及。
   办完了手续,房子易主。
   我口袋里一毛钱都没有,老“A”在谈价格时,偷偷帮我隐藏了2000元,等办完手续,偷偷将这2000元交到我手里。这2000元此时就是我的全部的家当了。
   那边所谓的债主,分完了钱。虽然没有心满意足,但是也至少算无可奈何的走了,给我了搬家的时间和片刻的苟延残喘。
   望着自己住了一年的房子,我麻木的呆呆地坐着,看着几个没有利益关系的小伙伴,帮我整理一面墙的破书,还有几件崭新的家具、家电。剩下的难题是:老房子已经卖了,这些东西放哪里?妻子和孩子该去哪里安身?我又该去哪里?我该干点什么?
   我就这样麻木地坐着。
  
   4.
   在几个小伙伴的帮助下,谋划下,决定把书寄存在朋友家里,这可能是我唯一的一点家当了。家具谁家里也没有那多大地方,只好送回农村老家。
   于是,有一个在工厂里开车的朋友“G”,偷偷把厂里的工具车开出来,趁着夜色的掩饰,被这些家具送回100多公里以外远在洛阳的老家。白天实在没有脸把车开进村子。工厂里的汽车,白天也不可能让我们开出来。
   就这样在2005年11月的一个夜晚,我们装了满满的一车。从看了最后一眼的即将成为别人家的“家”出发。送一车抄家的破烂回洛阳乡下的老家。一路上还算顺利,11点多到了老家,一家人七手八脚的卸了家具,一行三人又开车返回。开车的朋友也是好心,知道我手头紧张,就说返程没啥事,只要跟上明早还车就可以了,咱们也别走高速,走国道回去省点儿过路费。一路上,两个朋友怕我想不开,跟我开着玩笑,劝着我振作起来的话。快1点的时候,过了洛阳,快到新安县的时候,国道维修,路上坑坑洼洼的,车灯也不是特别的好,在躲避一个大坑时,一下子就怼上了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前边一辆崭新的现代伊兰特,牌照都还没挂,在那时10几万的现代伊兰特已经是一辆不错的汽车。
   车主下车跟特么驴踢了一样跳着脚大喊大叫,反复就一句话:我车不要了,牌照还没挂,你们就给怼了。你们开走吧,我不要了!我不要了!我不要了!邓超的那句:重要的话说三遍是不是跟他学的,我有些怀疑!就这样解释,僵持!再解释,再僵持!再解释,再僵持!再解释,再僵持!一直到凌晨两点,车主才同意,赔款3000元。在这之前一直是要我们再提一辆新车给他的。我们三个人商量了一下,我也不可能让朋友帮我出钱,我去跟他们商量,我们三个人口袋就这么凑2000元,多余的一分也没有。车主还是不肯。于是又进入:解释,僵持阶段。差不多到了凌晨三点半,车主看我们也实在没有了,就降到了2500元,可我们还是拿不出。就这样又僵持到凌晨四点半,车主同意,我把驾照抵押给他,回头我拿500元去赎回来。我们赶紧开车往回赶,生怕误了还车的时间,车上蹭破的地方,“G”只好回去和他师父打马虎了。
   一套房子到此刻,已经分文不剩。现在讲起来如同笑谈,那时那刻的心情真的是难以言表。说万念俱灰,生不如死应该也不算是夸张吧!
   后来去车管所问了一下,补个驾照100元,驾照老子不要了,我100元补一张驾照。
  
   5.
   短短几天时间过后,那帮“帮我”卖房的和没有从卖房里分到钱的债主,又重新聚拢起来,由老乡“Y”带领着,拿着砍刀满世界找我。而且队伍还在一天天壮大。因为卖完房之后,我就剩下我自己了,妻儿已经搬去了岳父家里借住,我更没有还款的希望。那一刻的境况真如曲剧《陈三两爬堂》里唱的:我好比一只孤舟水上漂,船到江心失了槁。我除了躲避真的是无计可施。人到难度鬼也欺。有一次,朋友上班“WL”,我和他老婆一起抱着他的女儿,一起去菜市场买菜,被我们公司一个人看见,没几天我在外边包养女人还生下了个女儿的谣言不胫而走。于是这帮人更愤怒了,尼玛,欠这多钱,还包养女人!日子这么舒适,不能让这狗日的太安逸了,砍刀的数量一下子又增加了不少,更有过分的开始频频去我岳父家里骚扰。这是我不能容忍的,我的血性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一个男人连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我也弄了一把一尺左右的三棱刀。这种躲躲藏藏的日子,我也过够了。
   我每晚天黑之后,就到老乡“Y”的楼下等他,我当时的真实想法就是:就是我这160多斤了,捅死他们一家三口,老子亡命天涯。过了黄河就是山西,黑煤窑多得是。往黑煤窑里一躲,抓到了算我倒霉,抓不到老子活一年算赚一年。一连一周的蹲守,都是徒劳,没有堵上他。后来才听说,老乡“Y”也听说了我要捅他,吓得没敢回去。这一周时间对我来说真的度日如年,再加上着急上火,痔疮犯了,走路腿都抬不起来。

共27541字上一页1/6▼下一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洋洋洒洒,以回忆录的形式,将“我”十几年前事业上的成功与失败、爱情上的纠结与幸福、人情世故上的炎凉与险恶、人生的困顿与历练、监管项目里的黑幕与潜规则……不一而足地呈现在读者眼前,让人感悟到生活的艰辛和不易,让读者在内心深处产生一种共鸣,经历了风雨之后才能见到彩虹!本文语言朴素典雅,准确生动,贮满人生哲理。作者具有高超的文学修养,小说功底非同凡响,具有个性思维和创新思维。美妙的文学作品,让欣赏者看后印象深刻,犹如进入了一个梦幻迷离的世界,给人一个广阔的思考空间。美轮美奂的文笔,给每位读者留下了身心欢悦的心灵鸡汤般的切身感受,久久难以忘怀,如美酒般醇香留齿,回味悠长。感谢投稿蜀秀蓉城社团,问候作者金秋愉快。【编辑:梦外人】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梦外人  2019-10-09 22:36:05

让人感悟到生活的艰辛和不易,让读者在内心深处产生一种共鸣,经历了风雨之后才能见到彩虹!

2楼 文友:梦外人  2019-10-09 22:36:29

作者具有高超的文学修养,小说功底非同凡响,具有个性思维和创新思维。

3楼 文友:上官蓉儿  2019-10-10 21:07:42

能够洞察生活,从生活的各个角度去找题材, 这就是文学的根源!

共3条上一页1/1▼下一页
大发二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