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二分时时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酒家】活死人(小说)

作者施云南  阅读:1159  发表时间2019-09-18 15:38:23
摘要:本文不仅用小说的形式介绍了嘻哈文化、押韵方式,而且批驳了不健康的生活状态,并用最诚挚的敬意赞颂了为国为民、奋斗在特殊战线上的斗士,我们的平安生活,是因为他们的无私奉献。

活人和死人之间,只差一口气。
   义气、骨气、勇气……正气!
  
   【一】
  
   “下面,我们‘又说又唱’一百强的选手即将参加‘1vs1’对抗环节。被抽中名牌的选手可以指定任意一位选手作为自己的对手。胜者,晋级;败者,淘汰,立刻离开赛场。”主持人张道正浑厚的嗓音在场地里回荡。
   淘汰率50%的比赛,看似很残酷,但是对于有能力的歌手来说,只是随意走一趟而已。
   “华而不实的辞藻,好像乞讨。我对世界的思考,永远在你的死角。鼠目寸光的视角,宛如海底的紫草。你显得那么特意,总是对我断章取义,看你死心塌地的决意,我不屑展露绝艺,我与你之间的差异,好像搓衣板和全自动洗衣机……”
   一段酷炫的说唱后,金字塔厂牌的杨合珠顺利地淘汰了湖南会馆的参赛选手,对方的眼睛里还露着诧异的神色,但是人已经被一道突然蹿出的火焰特效隔离在外。身体两侧都是悬崖,只余一条钢板窄路,延伸到会场外。淘汰的选手,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看见杨合珠得意的笑容,湖南会馆的大聪有点受不了,他第一个站了出来,浑厚的嗓音响彻整个空间:“我想说我不明白,我的兄弟为何被淘汰,他有着世人难得的情怀,却发现对手其实并不清白。听说有人用钱买来自己的排名,换来名牌上的才情。杨合珠,要是你不幸和我比拼,我会让你就此埋名!”
   他的话语引来了众人一片哗然,张道正适时地抽出了下一张名牌:“真的那么巧吗?大聪!大聪,你下一个让谁埋名?”
   就在满座皆惊的时候,一个蹲在角落的青年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似乎自言自语:“真的要这样吗?”
   他说着站起身来,几步跃到了大聪面前,微微一笑,颔首说:“等一下。你不用不明白,你的兄弟为何被淘汰,因为属于他的说唱朝代,已经不在。”
   大聪被他犀利的言语气笑了,点头说:“怎么?这位兄弟,你还想和我练练?”
   然而那青年却冷冷一笑,将手中代表选手身份的金色卡片擎在空中:“为了这样的比赛,你已欠下了几笔债,为了抵债,练了几个礼拜,场地里外,都是谄媚姿态。牵线的木偶,前嫌的忘却,浅显的辞藻配合表演戏谑。我真的不屑参加,因为我的对手请枪手回家,待人接物好像自说自话,趋炎附势不知赧颜汗下,欺骗粉丝说是花前月下,其实想要一丝不挂。非其同伴就要破口痛骂,半夜惊醒似乎神惊鬼怕。大聪,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要说有黑幕,我们就来说说谁走的黑路,如果自己不曾背负,怎会污言秽语对他人亵渎。”
   主持人张道正似乎觉察到了浓浓的敌意,比赛需要火药味,但是如果太过的话,恐怕播出都很难。而且,他知道大聪真的请枪手帮自己写词,和漂亮的粉丝有不清楚的关系,而这次节目组也的确找他演一出戏,想要塑造他为兄弟拔刀相助的场景,希望能捧红大聪,并借此机会和他签约,大家一起赚钱。只是不知道,这些事情胡天宇是怎么知道的呢,竟然还如此随性地用freestyle表达了出来。于是他连忙上前劝阻:“056号选手胡天宇,请停止向对手挑衅,停止污蔑本节目,若是你执意如此的话,我就要请你退出会场了。”
   杨合珠连忙上前拉扯胡天宇:“老胡,识时务者为俊杰,算了。”
   大聪说:“现在是我要挑选对手,胡天宇,我就选中你了,我要和你单挑,你不会告诉我说,你不敢应战吗?”
   胡天宇却说:“我是不耻应战,我不想和一个抄袭的歌手对抗,我更不想参加一个弄虚作假的节目。”他轻轻一捻,手中的金卡如同蝴蝶般向着自由的天际飞去:“退赛!”
   他说着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迈着轻松的步伐向着悬崖危道走去,走到中途,又回头对杨合珠一笑道:“这个冠军,你就代表金字塔拿了吧。”说吧,翩然而去,只余下犀利的话音,还在场地中回荡。
   “胡天宇!”大聪的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最好别让我遇到金字塔的人,不然……”他咬牙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胡天宇此时已经走出了众人的视线,他看看空无一人的走廊,快步向演员休息室走去,眉头微微皱起,满脸严肃地说:“池春草,草哥!我还挺看重这个比赛的,你就这么让我闹事,你对得起我吗?”
   他的耳朵里传来了对方的轻笑声:“一个小节目而已,有什么好留恋的,只要七夜愿意,你今年就能上春晚唱歌,你信不?”他说着变得严肃了起来:“最近,陈队那边抓住了不少瘾君子,他们都说,金字塔的主事人图特摩斯就是散货的上家。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比赛场地,这个时候检查图特摩斯的随身行李是最好的机会。别忘了,证实外围情报的真伪,这才是我们狐狸座的正事,当歌手,这只是身份的掩饰。”
   “如果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会丢在休息室?”
   “他总要和上家联系的,我要你复制他的手机卡。SCI联盟的手机据说有完美无缺的安全系统,所以,他会很放心地随便乱放。越是这样,越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我们七夜的黑客高手‘蛊’最近刚刚研究出了破解的方法,这还是第一次使用呢。”
   “好吧,你是剧本师,我呢,就好像是你手中的提线木偶,你让我朝东,我不敢朝西。既然是草哥让我做的,我去就是了。”
   几句话的功夫,胡天宇已经快速闪身进入了演员休息室,找到了图特摩斯的手机,正欲复制,耳朵里突然响起了池春草震惊的声音。
   “不好,张道正说现场休息半个小时,现在图特摩斯和杨合珠正向着你这边过来了。从门口走来不及了,走窗。我让老李开车到D15点接应你。”
   “我草,草哥,这里可是五楼啊。”胡天宇嘴里叫苦,手中却并不闲着,已经将彰显嘻哈歌手身份的大金链子摘了下来,拆成了六米长的金属绳。
   指望它降落到地面,就是自杀。所以胡天宇只是用它做摆绳,身子腾空而起,飞出窗外,双脚在墙面上使劲一撑,金属绳松扣,他的身子借助反弹的力量飞射而出,抓住了中央大厅国旗旗杆的顶部,猿猴一般滑落下去,落地的瞬间一个滚翻,滑进了附近的安全通道里。
   与此同时,休息室的大门打开,两个人影快速蹿了进来。杨合珠忧郁的脸庞出现在窗口,他看见的只有微微摇动的旗杆。
   从安全通道向前一百多米就是车库,也是约定的D15点,一辆灰色面包车疾驰而来,胡天宇钻进了车中。
   原本应该疾驰而去的面包车在肆意滑行了百余米之后猛地急刹车,把胡天宇吓了一跳。车外站着一个面色阴郁的男子,竟然是“又说又唱”节目的总导演兼主持人张道正。
   池春草叹息了一口气,示意老李等一下,他打开车门,拄着拐杖挪下了车,畸形的右腿显得格外刺眼。
   “你,你残废了?是,是因为我?”张道正的眼睛里微微闪着泪光,他旋即又看见了后座上的胡天宇,顿时恍然:“原来他是你的人,难怪歌词中有一种熟悉的味道。看来你又有新宠了。怎么,是你让他来砸我场子的吗?你真要赶尽杀绝?我……”他说着叹息一口气:“我宁愿坐牢,宁愿你追究我法律责任,我求你,不要毁掉我唯一的梦想。”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们的确是有事,但是,和你无关。”池春草的声音很冷漠:“希望你不要将见到我们的事情说出去,否则……你知道我要毁掉一个人有多容易的。”他迈着蹒跚的步子回到了车上,冷声对老李说:“开车!”
   张道正却突然上前了几步,严肃地说:“我听说,腾亚广场拆迁前要举行纪念活动,金字塔会去。有很多那种人,也会去,希望这个消息对你们有用。”
   池春草没有回答,叹息声隐没在车轮和地面摩擦的声音里。
   胡天宇试探着说:“你们认识?”
   “他是我们的媒人,若不是因为他,我怎么能找到你?那日我当众揭穿他雇佣枪手的事情,他恼羞成怒,将我从表演台上推下来,我的腿就是那个时候断的。”
   池春草的声音里听不见一点情绪的波动,胡天宇却吃了一惊:“原来,是他!”
   胡天宇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两年前,那时候,他还在为生计而烦恼,一天要打几份工,当他满身疲惫回到四平米的地下出租屋时,却看见面前有一张轮椅,上面坐着一个身穿水红色汉服的长发男子。胡天宇不由得揉了揉眼睛。
   “我叫池春草,七夜璀璨堂文学交流协会成员,行动组狐狸座成员。”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池春草严厉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了:“你知道FS流觞会吗?七夜每两年都会组织一次这样的活动。FS其实就是freestyle意思,所有的参赛者随意抽取若干关键词,展开即兴创作活动,所有文化界的人都能参与,从诗人到歌手,甚至是快板演员、戏曲演员,只要有即兴创作的能力,都可以来,存活到最后的人会参与七夜一项特殊的试验。即兴,是这个比赛唯一的要求。但是,在最近一届的FS流觞会中,我却发现有一位rapper,他竟然使用枪手。‘干旱多日,暴雨忽至’,当我听到头两句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很困惑了。我们是在杭州,怎会‘干旱多日’,而且,比赛那天,也没有下暴雨。好吧,我当成这只是一种对心情的描写,但是,后面我越听越不对头。‘被灰色的心情拖入晦涩的剧情,以说客的叮咛托付汇合的剧评,把罪恶的精明脱误灰褐的具名’,短短的三句句子,韵律之复杂,连我都不由得叹为观止,‘灰色、晦涩、说客、汇合、罪恶、灰褐’双押,‘心情、叮咛、精明’双押,‘拖入、托付、脱误’双押,‘剧情、剧评、具名’双押。虽然词句的意思晦涩难懂,但是我能看出是想要表达对社会现象的批判,所以我不觉得是在凑韵。而且,这样的句子在全长三分钟的演唱中比比皆是。不是我看不起他,他的确做不到。于是,我派人查了场地里的信息流,发现,有信息出入。也就是说,他用了枪手。胡天宇先生,这个枪手就是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快点离开我的房间。”胡天宇厉声说,却掩饰不了心虚。
   “在七夜的面前,不用伪装什么。我查了这里的天气情况,这样阴郁的心情描写,符合你的心境。更重要的是,IP地址。”
   胡天宇叹息一口气:“你想要怎样?”
   “你不用怕我,我只是一个瘸子,你一只手就能把我摆平,不是吗?”池春草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来邀请你加入七夜全音堂音乐有限公司的。因为我们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优秀的人才。没有人能在三十秒的时间内构思一段韵脚和谐的唱词,但是你可以,这只能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你是一个天生韵律者。人的大脑有无数个神经元,一般来说,看到词语,就会自动联系到记录词义的神经元,但是,也有的人不一样,会连到记录音标或者是笔画的神经元。其中,连接音标的,就是天生韵律者。”
   “全音堂要签我?这个世上不可能有那么好的事情吧。”
   “当然,音乐人只是你表面上的身份,你的真正身份和我一样,都是行动组狐狸星座的成员。我们了解到国际犯罪组织SCI在国内接收了一大批成员,帮助他们销售毒品,其中有不少是rapper。我们希望你能潜入到他们中间去,顺藤摸瓜,找出上线。”
   “开玩笑,这么危险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参与呢?”胡天宇做出了一副要送客的表情。
   “其实,你只是一个外围人员,我们狐狸星座主要做的就是验证信息部门获得的情报是否正确,所以,一般来说,不会有生命危险的。相比那些真正在枪林弹雨里工作的,这个职位简直清闲死了。顺便,还能当明星,虽然是地下明星,但是也能满足人的虚荣心。”
   “第一,我不是怕死的人。第二,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第三,请你离开。”胡天宇做出了一副“请你立刻滚蛋”的表情。
   “你一定会参与的。你之所以那么拼命地工作,是因为你的前女友被人引诱吸毒,你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你屡次将她送去戒毒所,但是效果甚微,最后她因为和别人共用针头而感染上了艾滋病。你之所以会做枪手,也是因为钱吧。而七夜寒剑堂医药研究所恰好研制了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新药,能挽救你爱人的性命。但一个月的治疗费就要十万,所以,你只有帮我们,才能救你爱的人。”他说到这里微微停顿,加重了语气道:“对了,那个将你爱人拉入苦海的人,叫孙泉,艺名图特摩斯,是金字塔的主事人,也是你这次任务的主要接触对象……”
   “我加入!”胡天宇听到这里果断地表态。
   “胡天宇,你明天也会去腾亚广场吧?我要你搞清楚他们是怎么散货的。他们所用的方式十分古怪,其他组跟踪过好几次,都没有发现什么。”池春草的声音将胡天宇从回忆拉回到了现实中。
   “是!”胡天宇的眼睛里有杀气。
  
   【二】
  
   腾亚广场是这座城市里二十年前就建造起来的商贸中心,二十年后,这里将要拆迁,改造成地铁站,成为城市交通中心枢纽。周围的房屋都已经拆光了,现在只剩下腾亚广场还屹立不倒,好像古怪的野兽矗立在无人的荒原。
   这是重要的市政建设项目,所以,腾亚广场的退役也要风风光光的。在爆破的前一天,腾亚广场举行了大型的拆迁仪式,并邀请“又说又唱”栏目的人气歌手来做嘉宾,受邀请的,正是金字塔厂牌。现在,荒凉的广场又变得热闹了起来。

共16590字上一页1/4▼下一页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一个悬疑迭起、惊心动魄的禁毒故事,讴歌了当代一些战斗在特色战线上的勇士,他们用生命和鲜血、智慧和勇气与犯罪分子展开了一场场殊死搏斗,让人敬佩不已。小说风格独特,用小说的形式介绍了嘻哈文化、押韵方式,让人从中增长了不少见识,并且作者在小说里也抨击了一些社会丑陋现象和不正确的生活方式,宣扬了该有的人生观和社会观,具有一定的正能量。小说情节曲折、内容丰富、人物丰满,充满正能量,值得品读。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9280004】
用户名: 密   码: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大发二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