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二分时时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星月】种瓜不止得瓜(散文)

作者赵亚亚  阅读:1884  发表时间2019-08-19 21:52:39
摘要:远离暑假的,不止是种瓜卖瓜的生活,还有我的父亲母亲,还有一家人围着案板吃西瓜的热闹和亲密。


   1990年7月,我初中毕业考取了师范,暑假生活把我锻炼成了一名“瓜女子”——会种瓜的女子。
   那时苹果行情见好,家里栽了几亩秦冠苹果树,树还在幼年期,于是套种着西瓜。师范学校假期长,我跟在父亲身后,依葫芦画瓢,开始了我的务瓜生涯。
   油菜籽已经上场,堆垛窝着,田野里麦浪在起伏,我戴顶草帽,拿把瓜铲,出发。西瓜秧有二尺来长了,一条条整齐地从地膜旁伸出来。绿中透白的花型叶子,正长得俊。铲草,扯直瓜秧,掐掉根瓜,我舍不得下手。父亲说只有根部的几片叶子为它提供营养,根瓜长不大。老话说根深才能叶茂,看来蔓长瓜个头才大。
   初夏的阳光热烈,碾麦时经常起白雨,几天过去,瓜田已被绿油油的瓜叶覆盖严实,如一池绿水,随风轻漾。瓜蔓扯得迅疾,从根数起数十二三片叶子处,有西瓜花在盛开或打苞,花蒂下青溜溜的瓜,留着。土拍面,将新生的瓜放于“襁褓”中。新生的瓜也好,娃娃也罢,都惹人疼爱怜惜。
   瓜田的活路多。一条条瓜秧,如同姑娘的大辫子,隔着地界就想手拉手,我得把她捋顺溜。淡黄色的瓜须,紧紧地卷在草丛上。瓜田活儿枯燥,圪蹴,猫腰,前行,久了站起头晕。偶尔直身,四下眺望,天蓝云白,四下寂静,渭北旱田一台台,由低到高,伸向远方,玉米、烤烟、苹果、高粱等,在夏日里长得茂腾腾。天热人渴,幻想一地绿皮大西瓜,摔碎了捧一瓣吃,爽快。可眼下,瓜还是孙子辈。往远处看,几根电线晃晃悠悠联着的水泥电杆,也吃不得。天地辽阔,蹲着的父亲,跟在他身后的我,无比渺小。
   瓜长个时,须追肥。用细细的棍子在根部戳一个洞,油壶里金色的菜籽油无声地淌入,然后盖土。现在的西瓜,哪会有这样金贵的滋养?夏阳热烈,雨水丰沛,万物抓住时机,拼命地长,玉米吐穗,毛桃着色,西瓜见天一个样,花纹清晰,慢慢从叶子中显露头,圆滚滚躺了一地。七八斤时,轻轻为它们翻身,这样瓜每面都见日光,瓤口沙甜。瓜地里搭了“人”字形瓜庵,门口栓了黄狗。
   起初是遗漏的根瓜熟了,碗口大,新红宝,皮薄瓤沙,切了一人一牙,钻心地甜,吃完恨不得再溜一次瓜皮。十几天后,瓜皮深绿变浅,上面的那层霜气如姑娘脸上的茸毛渐渐褪去,曲曲折折的花纹中已经长开,宽而有致。瓜蒂周围的龙爪,再也不张牙舞爪,变干枯萎。时间真是神奇,演绎着瓜熟蒂落的道理。
   再敲一敲西瓜,侧耳谛听,木木的“砰砰”声,熟啦!摘一个,心情忐忑,高举菜刀,刀口刚挨上,只听“咔嚓”一声,瓜裂开,众人齐呼“缯皮瓜”。西瓜的清甜为在屋里弥漫,诱惑着每个人。一阵“咵咵”乱响,一牙牙西瓜,立着倒着,如美人卧倒,咋看都美。儿时美梦成真,终于可以敞开肚皮吃西瓜了,过瘾。两岁的小侄儿吃着,小鸡鸡尿着,西瓜始终不撒手。
   紧要任务随之而来——卖瓜。每天后晌,父亲半弯着腰,将成熟的瓜一一竖起。第二天六点多,我们摘了,一个个抱到地头,往架子车厢、蛇皮袋里装好,匆匆回家,吃俩馍,喝碗米汤,赶紧去卖。间作的西瓜,成熟不一,个头不大,我们只在村子里转着叫卖。弟弟驾辕,我在后面推。那年,弟弟13岁,我16岁。
   “卖西瓜——”
   “西瓜——来了!”
   从四队沿街而过,地里回来吃过早饭的人会出来换瓜,一斤麦二斤瓜。
   “你这瓜咋这么碎呢?”
   “熟了吗?”
   “保熟保甜。”弟弟说着,嘿嘿笑一笑。
   都是本队人,“弹嫌是买家”,父亲教过我们,人家说啥话都不要生气,若是生瓜要跟人家换。
   摘了瓜叶子,再过秤。弟弟有次嘟囔:“摘下叶子弄啥?卖时还得摘了。脱裤子放屁——白费手续。”证明瓜新鲜啊。生活中,多此一举的这一举还真不能少。
   俗话说:“从小卖蒸馍,啥事都经过。”卖瓜让你能认识各色人,有人拿来的是五六年前的出芽麦,轱辘麦秸时的秕子,一半是土一半是麦粒。买大瓜,非要搭一个碎的。后来读《朱子家训》中有一句话:“与肩挑贸易,毋占便宜……”十分感恩朱熹老人家一颗博大的爱心,这朴素的话里包含着对弱者的同情和尊敬,流露出的是一分对生活艰难者的温恤。
   大的小的,端正的好,偏头也罢,日头正端,西瓜卖完,打道回府。一车瓜没了,两个半袋子的麦拉回家,有时候还会得两三块钱。拉着架子车从三队胡同返回,胡同里人家椿树上花大姐飞来飞去在撒尿,椿勾勾(象鼻虫)见人就在装死。唉,你俩怎么不换个节目上演呢?211国道旁高大的杨树下,走着真是凉快。我满头黑水,滴滴答答往下淌,弟弟的背心,早已被汗水溻透。远远的看见父亲还在路边守着小炕桌,守株待兔,等着拉煤的司机偶尔光顾。
   回家,家在暂时的果园泥坯房里,瓜开园时外婆被接来了。她又在沓破破布,新的旧的,大片小绺,花的黑的,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叠好,为我母亲做布鞋糊袼褙垫鞋膛做准备。每次见我回来晒得黝黑,她都叹息:“俩娃恓惶地,这么热的天出去卖瓜。”母亲没有安慰过干活的孩子,在有着六个孩子的家里,干活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她的手里依旧是针线活,这时候又增加了孙子外孙子我们的小脚。饭前,我们会杀瓜,小外甥女不用人指使,自觉拿两块最好的,给太奶奶送去,随后才在石板桌上摸一小牙瓜啃起来。
   院子的盆里晒的水,热烘烘的,毛巾泡在里面,我捞起来擦一擦,回屋躺在炕上,拿本小说看起来。外婆说:“你歇一会儿吧,书上的字能认完吗?”我没有解释,我早已进入了一个和卖瓜完全不同的世界。后来外婆走了,再后来母亲走了,我很后悔,自己从来没有给她们两个解释过,其实书上的字许多是一样,组合起来,讲了一个个跟我们很近又很遥远的故事。那时候曾热播《辘轳女人和井》,那里面的金锁、银锁、铜锁弟兄们以及妯娌们的故事,像极了我家;而母亲,就是那个老实的大儿媳妇,吃苦耐劳,在妯娌中干活扛大头,在公公面前尽孝却不受待见……母亲听不懂普通话,看不懂电视剧,我半辈子给学生讲课讲书上的故事,古往今来,才子佳人,帝王将相,悲欢离合,讲得天花乱坠,讲得听者沉浸其中,可我不曾跟母亲讲过一个。就像母亲也明白,在已经考上学端上铁饭碗的同龄人中,像她的女子能干活不怕吃苦卖西瓜不嫌丢脸的娃太罕见了,但是她没有夸自家孩子习惯。那是一个不互求点赞的年代。
   我们种过新红宝、P2等,P2个头吊长,皮厚耐运,但口感一般。瓜集中上市时,父亲也拉着去县城叫卖。下县坡时,弟弟始终踩在车尾巴上,车尾巴在强迫中发出刺耳的嘎嘎声,减轻着车往前的冲劲。我们用瓜换过梅李,换过泾阳人的红芋,换过坨坨馍。我见了曾经在冶峪中学一起念书的同学,也悄悄低头躲过。渭北早晚温差大,西瓜甜,可是立秋后,吃瓜的人少了,本地西瓜才正式开卖,价格低得可怜。到如今,看见街头那些开着蹦蹦车、三摩卖西瓜的老乡,特别是车厢里剩下那些小的、扭七八歪被贱卖的瓜时,我都忍不住去买。瓜卖完了,他们就可以和当年的我们一样,早点回去,甚至吃一碗面,不饿着肚子回家。
   果树渐渐大了,拉枝定型,不能套种西瓜了。果园顶头的三分地里也点过西瓜。后来丈夫初次来我家,看着我们碗口大的西瓜,偷偷地笑。他家种的瓜,一律的12斤以上。我问:“你瓜卖了多钱?”他说分三次批发了,然后报了个数。这下轮到我和弟弟笑了,我们俩卖掉的那些在他眼里的“歪瓜”,每年换来的麦子折算的钱,加上零卖的,远远大于他家西瓜的收入。零售与批发的差价,是我们跑的路,是我们洒的汗水,是我们在共同劳动中收获的家庭财富。
   今年暑假吃了两三次西瓜,咋吃都觉着没味。远离暑假的,不止是种瓜卖瓜的生活,还有我的父亲母亲,还有一家人围着案板吃西瓜的热闹和亲密。

共2956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又是吃西瓜的盛夏季节,往事回味在心头。那些年暑假,随父亲顶着烈日在田里务西瓜,学得许多种瓜知识;和弟弟沿村叫卖西瓜,增长了见识锻炼了意志,也懂得了瓜农的不易。种瓜卖瓜,有苦有乐,一家人也因此生活甜蜜而温馨。如今吃瓜思亲,感慨良久,种瓜不止得瓜,一个从小体验过种瓜生活的人,内心世界的丰盈不是书本完全能够给予的。吃苦,坚韧,踏实,包容,诚信,善良,哪样不是种瓜所得?父亲的勤劳,母亲的厚道,滋养了女儿优秀的品格,上得学堂,下得苦力,不亢不卑。对于瓜事,作者如数家珍,行文流畅,劳作画面栩栩如生,难怪能写出如此富于生活美感的文字。好文,推荐佳作共赏。【编辑:柏丫】【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210004】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柏丫  2019-08-19 21:54:38

问好亚亚,可佩佳作不断。感谢对星月支持,遥祝晚安。

2楼 文友:柏丫  2019-08-19 22:05:40

我家也种过西瓜,只是自己从未种过,只有吃,想想也惭愧。今读此文,倍感亲切,仿佛看到当年父母亲和弟弟种瓜的情景,只是我没有参与也没来及参与,一切都已远去。每一段经历,都是人生的财富,回想那一大片瓜田,关于它的故事,多么刻骨铭心。

回复2楼 文友::赵亚亚  2019-08-21 09:57:28

所有的累与苦,当时真是不觉得,少年懵懂,是好事,亦是坏事。感谢柏丫!

3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9-08-21 16:14:19

恭喜丫丫,看来势头越来越猛啊!

共4条上一页1/1▼下一页
大发二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