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二分时时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菊韵】草木记(散文) ——之六

作者邱籽  阅读:2632  发表时间2017-12-02 13:12:16

一、每次看到树就想抱一抱
   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树,就想抱一抱。
   这多年,我抱过的树,有枫树,樟树,杨树,乌桕树,柳树,法桐树,朴树,玉兰树。当然,还有桂花树。
   不同的树,会有不同的感觉。
   乌桕树,是一个宽厚的老者。它带给我的是温暖,和宁静。抱着它,把头贴在树身上,无须诉说和倾听,就能在一种深沉的默契里感受到无限的慰藉。
   梧桐树,是一个青葱少年。碧绿,挺拔,光滑,抱着它就是抱了一怀的朝气和活力。
   樟树,我把它当做一个芬芳知己。在硕大的树冠下拥抱,我能感觉到自己灵魂的骨头都是香的。
   至于桉树,我把它当做是我的树。或许是喜欢它的名字,或许是迷恋它的安静,也可能是因为它修长而白晃晃的树身。
   记得是一个黄昏,落霞满山。
   当我抱一棵桉树时,山上突然起了风,整个桉树林带着我一起晃动。
   晃动得无休无止。
   那一天,我全部的梦幻和恍惚,都是因为桉树!
  
   二、在花山
   在花山,看花的人有两个。
   后来,走了一个,花山就成了一个人的。
   花山的花只有一种颜色。
   所有的花,都像是用阳光做成的,被长长的花茎顶在头顶上。
   风一来,整座花山就会随着花朵不停摇晃。
   离去的人,看不到了。
   慢慢地,连那条路也不见了。
   看不见的,还有那个夏天!
   花山不高,却因为花的缘故,遮住了许多不该遮住的人和事物。
   一个人,把所有的花看成了一朵花,又把一朵花看成了所有的花。
   花朵越美,这个人越孤单!
   其实,今年的风,还是去年那一场风的重复。
   因为只吹一个人,这一场风,就突然大了好多。
  
   三、这一棵枫树认得我
   几十片枫叶,一起向着我来的方向飘过来。
   红红的叶子,亮如火焰。
   这一棵枫树认得我。
   前年来过,去年也来过,今年我又来。
   每一次来,我都要绕一条山路,来看看它。
   在北山,一棵枫树和我成了亲戚。
   枫树在山坡上,在一片杂树林中,像一座红塔,高高耸立着。
   这是一棵庄重而热烈的树。
   要看到它尖锐的树巅,必须把头一直一直朝后仰。
   看枫树时,往往也把十一月澄澈的天空一起看了。
   红和蓝,两个极端的颜色。
   让我燃烧过后,又回到清醒;也让我冷静之后,又奔赴热烈。
   我喜欢这种感觉。
   我也喜欢,我站在枫树下看枫树的姿势。
  
   四、槐花开时让我原谅了槐树的刺
   我的手指,被槐树弄伤过。
   但槐花开时,我还是原谅了槐树的刺。谁叫我忍不住贪恋之心呢?
   美好的东西,当然需要尖锐之物的守护。
   槐花是孤注一掷的花朵。一串一串地开,一枝一枝地开,满树满树地开。
   开得奋不顾身,不计后果。
   站在树下望上去,就像有许多澄澈的水花,顺着树枝,咕噜咕噜冒出来。
   花开很热烈,但并不粗心。
   每一朵花,在没开之前,先是把嘴紧紧抿着,然后像是突然忍不住笑似的,扑哧扑哧张开嘴,露出透明的舌头。
   在槐花浮动的香气里,我会觉得很多很多的忧伤,许多许多的不开心,都是可以忘记的。
   笑一笑,其实很容易!
  
   五、受了兰花的影响
   洗完澡。
   换了一身宽大的衣服,我和一棵兰花站一起。
   春天的夜晚,风是香的,呼吸是香的。
   如果此时人也能长出叶子,我在想,人的叶子一定也是香的。
   假如,我想开花呢?
   开出的花,是不是也会开成兰花的形状?
   不知道为了什么,和兰花一起,我总会有一些想法。
   很奇怪,也很美好。
   或许,是受了兰花的影响。
   月亮慢慢升起来了。
   月光下,一棵兰花晃动的影子,多么安静!
  
   六、西瓜地
   在西瓜地,那些弯曲的触系,永远比我笔下的语言精美。
   总是向着阳光的方向,缓慢的爬着,一根比一根透明。
   在村庄的记忆里,我就是那个游手好闲的孩子。喜欢橘黄色的泥土,迷恋草木留在手指上的香气。
   我清楚西瓜地里的秘密!知道一朵花可以在月光下,开出多少花瓣。清楚一只蚱蜢,纵身一跳之后,能够抵达的最远距离。
   好奇心比杂草旺盛。常常用一个早晨的时间,一一数着挂在绿色藤叶上的露水。
   阵雨过后,我和彩虹一起在瓜地出现。
   西瓜的肚皮多么圆润!一个比一个碧绿,一个比一个憨傻。我蹲下来,学着父亲的样子,用手指嘭嘭地拍打它们。
   那时,父亲在笑。皱纹不见了,他打着背手,站在地头,就像一个帝王掌管着村庄甜蜜。
   西瓜成熟的日子,我总是神思恍惚。像一只小小的田鼠,眼睛黑亮亮地转着,反复地在月光里出没。
   翻腾于心的想象,都是绿皮红瓤。
   多么深沉甜蜜!让一个村庄的少年,一声接着一声地叹息!
  
   七、看绶草看久了
   终于找到绶草了!
   就在白芦河的堤坝之下。稀稀疏疏地,大约有八九棵。
   叶片纤细而碧绿。
   一杆长长的花柱,挺然而起。旋转的姿势,似乎从地面卷起一股云气。
   粉红的花朵,一边缠绕,一边盛开。自己给自己,挂了一条绶带。
   小小的草,却有大大的气势。
   平凡,但不卑微;细小,但不气短。
   在堤坝下,看绶草看久了,我竟然有一种离地而飞的感觉……
  
   八、在桂树的下面
   秋天的月亮,被一棵桂树分成两个。一个照着当下,一个照着从前。
   偶尔,有风来吹,两个月亮就会变成一个。
   往事浓浓淡淡。
   花香聚聚散散。
   这么多年,我度过的良宵,好像一直都是如此:美好,但不确定。
   就像那一只睡不着的鸟儿。
   风停时,飞到这棵树上。风起时,又飞到另外一棵树上。
  
   九、采桑子
   我们五个人在陆家河边采桑椹。
   一边采,一边吃。
   每一个人的嘴唇,都是紫乌乌。互相指着对方嬉闹时,那手指和笑也是桑椹的颜色。
   今年的桑椹,多于去年。
   无须爬树。只要拉着一根树枝,用力晃一晃,就会有一场雨落下来。
   满天都是桑椹。
   纷纷落在衣服上,肩上,脸上,以及篮子里。
   我在桑树下,大张着嘴。
   竟然真的接住了掉下来的一颗桑椹。甜,特别甜,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甜。
   不过更多桑椹,还是落在了多灰的地面。
   一只喜鹊,围着桑树喳喳叫过不停。
   很痛惜的样子。
   它一定在责备:这些人啊,多么浪费!
  
   十、棉花地
   我还记得我家的棉花地,在村子以南,在屋后河以东。
   记忆中的白色,都汇聚在十月。那些翻涌的棉花,和母亲的头发,在日记本里常常被我比喻成一场大雪。
   无边的棉花,常常让母亲深陷重围。而把生活看得很轻的我,总能够找一个理由轻易逃走。
   但母亲,却不能。
   棉花的灼热和棉桃荚壳的尖锐,她都必须同时接受。
   每一朵棉花里都有疼痛。
   棉花无数,而母亲只有一双粗糙的手。
   黄昏了,田野在暮色里簌簌下沉。妹妹在我家炊烟的下面,喊母亲回来。
   没有回应。
   我的母亲,在雪一样刺眼的白色里,越走越深。
  
   十一、美人蕉
   我看得很清楚,这个下午来图书馆门口看美人蕉的,总共有三个人。
   第一个是穿白T恤的少年。
   他呆呆地看着花,脸上有淡淡的红晕。在恍惚的风中,他的手伸过来了。刚要触碰花瓣一霎那,他颤抖的手指,突然收了回去。好像有意外的火焰,烫着他。
   他跑了。
   那么惊慌的样子,似乎怕被人看破隐秘的心事。
   第二个是穿长裙的女子。
   时尚。青春。傲气。
   她一会看自己的衣服,一会看自美人蕉,偶尔还用自己的手指将美人蕉的叶子摩挲一下。她的目光是挑剔的,就像一个女子不服气另一个女子的美丽。
   我看见,她拿出小镜子照了照,然后一转身,赌气似地走了。
   第三个,是一个脸上已显沧桑的妇人。
   缓慢走来,缓慢地停住。所有所思的表情,似乎有许多的心事。
   她看美人蕉的样子,像是回忆着一场烟雨。
   看着,看着,她突然用双手把脸捂住了。
   站在玻璃窗后的我,不忍去看她。时光残酷,同一场风总是被不同的人听出不同的声音……
   等我再看时,人已离去。
   只有美人蕉,红绿分明地留在远地。
   和来看它人不一样。它没有复杂的心事,只是自顾自地美着,美得简单,美得无欲无知。
  
   十二、终于学会了尊重红薯
   几十年来,我好像一直没有像尊重稻谷一样尊重过红薯。
   甚至没有一次好好叫过它的名字。
   说“苕”时,我的语气轻慢,有意无意之中,总是把声调拖得长长的。
   习惯了把它与傻瓜放在一起贬损。
   在老家的堂屋里穿行,如果遇到一根黄瓜挡路了,我会弯下腰,捡起来,然后很认真地放到桌子上。
   但如果是红薯,我会飞起一脚,踢回到红薯堆里。
   随着年岁增长,我慢慢体会到了自己对它的不公。
   饥荒的年份,把它当做救命的粮食。
   丰足的年代,又把被它当成换口味的乡土小吃。
   需要它,却又藐视它。
   承受恩情,又罔顾了恩情。
   人,有时多么容易辜负。
   仔细想想,如果红薯也有人的心事,这么多年,该有多少说不出的委屈!
  
   十三、挖土豆的日子
   挖土豆的日子,总像一个节日。
   那个秋天,母亲还在,父亲还在。姐和妹妹们,一个不少,她们都是我家里的人。
   我清楚地记得,刚挖出来的土豆,是淡白色的,个个圆润饱满,几十个就可以堆成一堆。
   阳光照着它们,特别好看。
   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对土地的一切都充满无限惊奇。
   我也试着把手放在土豆藤的根部,握紧,然后弓着腰,用力往上扯。一串土豆,哗啦一声,被扯出来了,而我也仰倒在土豆田里。
   我奇怪,土豆怎么可以这样长呢?在泥土里呆了这么久,怎么还可以这么光滑,这么明亮?我在想,那么多被土掩埋的时光,它们是怎么过来的?
   换做是人,怎么能够忍受得住?
   姐姐说,你受不了。
   我问,为什么
   她说,就凭你太急躁,太不安分!
   我不服气,但在心里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
   在地里——
   不会有任何一个土豆,这样成天着急着长大;不会任何有一个土豆,这样喜欢胡思乱想;不会有任何一个土豆,总是那样迷恋白天,而埋怨长夜。
   只是那时的我,一个急于长大的少年,怎么可能理解土豆的智慧?
  
   十四、桔梗花开
   我已准备了足够的耐心,看八月的桔梗开花。
   第一朵花,开得果断。
   紫色的花瓣,带着放射状的细丝,朝着天空的方向尽情扩展,它一点也不想隐瞒柱状花蕊的柔嫩,就像正午的天空,不想隐瞒任何一抹白云。
   这时,如果我愿意变成昆虫,就一定可以吮吸到自己想要的蜜。
   就在我想心事的时候,第二朵花,悄悄打开紫色灯笼的一角。它是谨慎的,我知道,它正透过小小的缝隙,静静打量外面的世界。
   而我的窥探也是静静的。
   必须给它足够的时间。
   对于一朵迟疑未决的花,任何催促举动,都是无礼的。
   第三朵花,无疑还在做梦。
   它的五个花瓣,围成一个圆满的灯笼。我知道,在未醒之前,它自成一体的小宇宙,不会接纳任何一缕微风。
   三朵花,多么像灵魂的三个状态。
   我在第一朵里沉溺,在第二朵里进入,在第三朵之外满怀期待。
  
   十五、成熟的西红柿不需要比喻
   红了,就是熟了。而熟了,也就是甜了。
   在西红柿红红的光芒里,我不想灯笼、太阳,也不想涂满古老胭脂的新嫁娘。
   西红柿就是西红柿,不需要任何比喻。
   一切修辞,即使再美,也是强加的。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只有注视。
   对于成熟的西红柿,田野不过是一片辽阔的背景。
   至于远山,河流,以及天空,不过是用来围绕,西红柿在七月的中央,大过一切事物。
   我叹息,我痴迷。
   但,即使我满面通红,我也做不了西红柿
   和太阳辉映的感觉,不是我的。
   清风光滑的抚摩,也不是我的。
   谁能说清:做一个西红柿的美好比做一个人的美好,到底相差多少?
   在世界上,谁能成为自己的另一个?
   ——但这些问题是我的,和西红柿无关。
   西红柿不回答,也无须回答。
   它只是红着,在这个秋天,不管不顾地红成自己。
  
   十六、蘑菇地
   其实,露水也会打湿衣服!
   我举着一把伞,站在蘑菇地里。
   你趁着月亮大时,站在山坡上,清点收成。
   从田头数到田尾,又从田尾数到田头。
   你如此诧异:
   ——怎么晚上的蘑菇,比白天多了一只?
  
   十七、按照风的意思
   三棵柚子树在开花!

共5984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散文内敛、敦厚而又不张扬 ,但读来却内心澎湃。我们所处的世界已经是一片荒芜,作者却能在草木中行走,彰显“邱籽式”独特的生命体验。感谢赐稿菊韵,力荐阅读,期待新的精彩!【编辑:叶凡】【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712030030】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叶雨  2017-12-02 13:29:18

邱籽的散文和诗歌一样,都是充满了田园气息的,字里行间表达出作者最大自然的热爱和对生活的热爱。赞一个!

2楼 文友:雨后咖啡  2017-12-02 14:46:17

语言精炼,哲思与诗意并存,问好老师,感谢支持,期待更多佳作。

3楼 文友:小白狐  2017-12-02 18:48:19

每一个短篇都是对生活的热爱,充满着朴实和真挚。祝周末愉快!

4楼 文友:横塘听雨  2018-03-19 11:35:50

品读作者的佳作,如漫步于田园之中,清新俊逸,字里行间显现出唯美的画卷,内敛而深沉,欣赏了,问候老师!

共4条上一页1/1▼下一页
大发二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