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二分时时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只为找寻出口————读阿之作品《神湖》

作者司药  阅读:5034  发表时间2016-01-21 19:10:03
摘要:是的,所谓“通灵术”实质上就是自己理想与现实的距离,具体到《神湖》,在他人尤其追逐利益者看来,藏漂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心理问题——他们回避现实,逃到理想之地。可在我看来,藏飘却保持着一份清醒,倒是现实中太多人迷失自我混然不觉,他们才需要有一个时空,与自己清冷地对视,轻问自己是不是已被困在某处,也需要一个出口。

《神湖》讲述的是男主人公在“转湖”时遭遇车祸意外死亡的故事。依照阅读惯性,我本以为会看到一个疑团丛生、惊悚玄幻流行趋势的藏地小说,深入情节却发现,这份散文化小说另有它的精神内涵——藏漂,为何而漂?
   骑行、自驾、徒步,暂居、定居,可以这么说,藏漂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而透过本文的男主人公在单车骑行于神湖纳木错途中遭遇车祸身亡,女主人公追索其死亡的过程,让“藏漂,为何而漂”的答案晰出。
   《神湖》的男女主人公都是藏漂。“拉萨这样的人多了,男人女人都有,不是佛祖教化的,是生活磨砺出来的。”“生活磨砺”为“藏漂,为何而漂”寻得一份独属的源动力:文本中的他们,均受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因为山在那里”的鼓动而来——来藏地不为吃喝和赚钱,只为内心的某种情绪找寻出口。
   如同男主人公四道风。他平素木讷少语、恍惚于现实,可在西藏“他想象力异常,诗歌和小说写得比穿越还穿越。”他的这种状态具有传染性,把女主人公“我”也传染了——她居然读完了他的小说《莫使我没有眼泪》。
   那真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穿越故事。写的是让一个二十八岁的女子怀孕的叫“佛肉”的十岁男孩,此人有着前世轮回的记忆。小说荒诞不经,他的其它好友弃之不读,女主人公却完整阅读。有说“文字是写给有缘的人看的”,或许,正是男主人公小说中的某个“点位”触动了女主人公,才使她在惊闻他的死讯后,产生为之“立传”的冲动。
   又不只是为男主人公“立传”。我将女主人公以“作者”代入,解读到她的另一番写作源动力——在西藏、去神湖,藏漂只为找寻内心某种情绪的出口。
   这种情绪就是向往本我的快乐而不得。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中这样推论:作为文明社会的一份子,我们得远离个人生活的混乱,远离那些有违道德的身份……因为不得不抑制那些以快乐为导向的本能行为,招致我们的不满情绪。
   比如男主人公。这个三十来岁的单身男人,被父母“第一代援藏人”(他父母已亡)的光环罩着成为青藏铁路的技术工人。铁饭碗、高工资,一切吉祥如意。单位实行的是轮班制,可他“就是要去艰苦的地方”,就又来到拉萨山里的工地。其实,“并不是他的精神多高尚,他就是想来西藏,想来这个找寻精神依托的秘境。”
   “他骑着单车,有时候有伴儿,大多数时间是一个人出发,走过西藏所有能够走到的地方,遇到很多在路上的人。”这个单车“在路上”的人,尤其偏爱纳木错。“在他的眼里,纳木错是自己从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的生母,也是自己梦中的绝色女子。”
   孩子依恋母亲、男人倾情美女,男主人公的心理需求在西藏得以满足,所以,他流连于圣山神湖,幸福而充实,恣意而任性,包括他的死。死于去纳木错的途中,去到母亲和恋人那里,他不该有什么遗憾。
   可纳木错毕竟只是他的虚拟女神,现实中男主人公为一段情缘所伤。他在楼顶邂逅一个女子。他和她的“楼顶恋情”“有时候是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有时候是她想他想得茶不思饭不想。”可女子还是被物质和世俗挟走了,于是这段空灵的爱情,终成绝唱。
   男主人公因此颓然。“他似乎想不起什么人生有意义的事情,算了,他心里说。”一声“算了”,令人内心一凛,魂魄皆动——藏漂就是因为在“生活磨砺”中无法说服自己“算了”,才来到这个离天地、离圣灵很近的地方。
   这个经常放着好好的屋子不住“只想体验一下睡在外面无家可回的童年往事”的人,在博客里,小说、诗歌“妖雾弥漫”——男主人公在用文字呢喃他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依托。“我的话他是不会听,寒姐姐的话他也不听,我们俩都没有这个力量挽救四道风。”的确,没有人能靠外力获得灵魂的拯救。自己才是自己的心理医生。
   四道风有他的心理医生,可两者时常搞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治疗谁。所以,藏漂在“转山”的过程中,哪天与圣山神湖对视厘清了自我,哪天这个人才算真正地走出了生命的生活的情感的“不满情绪”。
   我这样臆想。人世间越发利欲嘈杂,唯有藏地缀着星星太阳月亮的天空才会矮下身静心耳语,有人恰巧仰面听到……这该是作者构思时,某个刹那间,脑子里“咕咚”一响,《神湖》便滚落出来。
   我把作者视为小说的女主人公“我”。她也是藏飘,也背包走过墨脱。在西藏这样一个独特的语境里,她将人物、情理拼接、游移于虚构与现实中,随着文本的完成,文线清晰起来,自我也就清晰起来。在我看来,以第一人称写作的文本总是具备这样的能量——以本我的视界,蓄力一份超常的扩张力和无缝的代入感。
   实际上,作者有意于避让这个不太正常的男人,因为自己想要一份正常——在读男主人公小说和诗歌时,作者突然意识到,“我不能再去阅读他的这些充满荒诞的韱语文字了。”
   因为读出了他的某些异常,她判断他患有严重的世界观紊乱症。然而,她却跟着这个“世界观严重紊乱”的人,来到“洞穴式酒吧”。在这里,她“突然有点记起自己的前世了,好像自己真的来过这里。而且,这地方也使我联想到一个母亲生生不息千疮百痕的子宫,而我就是在这样一个子宫里出生的。”
   如果说,作者之前的写作是老实的、平面的,那么,同为作者的四道风让她悄然改变了架构文本的方式——在《神湖》中,她笔下的人物和情节也开始当下与过往、现实与虚拟交集、跳脱,意识如风自由流动。
   “其实,以上全是我杜撰的四道风的恋爱经过,就连他出车祸时的场景也是我想象的。我一边想象着四道风兄弟临死时的样子,一边对着电脑上打出来这些文字哽咽。”相信每一位藏漂的“因为山在那里”都饱含一份“文字哽咽”。
   写四道风所产生的“文字哽咽”令作者出位于习惯性写作,如果将小说放一段时间,作者可能也会惊诧于这些如呓语的文字,而纠结于自己:这些文字真的出自于你手?你是怎样谋得这份惊为天语的文本?
   还是作者自己给出答案——“在拉萨只要是内心纠结,最好去寺庙里转一转,感受感受,触动触动内心,对着佛像放心大胆地忏悔忏悔,什么问题就解决了。”
   我想象着作者长裙拖曳、轻抚转经筒,若有所思的神态。一份心理调查报告显示,有意避开人群或热衷户外运动的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社交恐惧症。他们将自己阻隔于世俗世界之外,郁郁寡欢,唯有纯美的自然才能释放他们内心本我的快乐。
   “‘嗡嘛呢叭咪吽!嗡嘛呢叭咪吽!’他转过头来,一刹那开了窍一般,信徒念出的六字真言简直就成了他唯一的寄托与希望。‘这就对了!’他感到肩头被人一拍,自己‘咕咚’一声醒了。”所以,心理医生、朋友知己并不能真正帮上什么,《神湖》的男女主人公都是被圣山神湖在肩头一拍,“咕咚”一声醒了。
   这篇以男主人公为主体的小说,女主人公赋予自己作者旁观、代述的角色,却因与男主人公同为藏漂,深深介入其中,客位、主位地错位回位,写出了《神湖》这份带有转经筒轻响的文字,帮藏漂找寻到了内心情绪的出口。
   至此,《神湖》这个文本便具有了普世价值。四道风、寒江雪、北风,这些更像网名的名字,很好地与文本的氛围和精神内核相契合——一个人叫什么并不重要,这群顶着网名的人只是要从理想回到现实,从自己回位自己,如同魔术大师胡迪尼,总能从绳索、脚镣及手铐中不可思议地逃脱困境,以自己的魔术戳穿所谓的“通灵术”。
   是的,所谓“通灵术”实质上就是自己理想与现实的距离,具体到《神湖》,在他人尤其追逐利益者看来,藏漂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心理问题——他们回避现实,逃到理想之地。可在我看来,藏飘却保持着一份清醒,倒是现实中太多人迷失自我混然不觉,他们才需要有一个时空,与自己清冷地对视,轻问自己是不是已被困在某处,也需要一个出口。
   由文本人物延及现实人物,于是《神湖》便拥有了写法闪光之外的另一个闪光点——意蕴的深刻和幽深。我想,并不是惟有在西藏,面对本质的自然、通灵的宗教时,人们才有可能回到本我,安享纯色的快乐。
   每个人都有一座自己的圣山神湖,相信潜入《神湖》的读者,已走在“转山”途中,听到自己心门轻启的响动。
  

共3108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 为自己的情绪找一个出口”。这就是藏漂的内心原始动力。本文作者以此为点,夹叙夹议中,将原著内容和读后感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娓娓道来,读者不经意中已经进入原著的内容情节和特定的情境氛围中,领略到原著蕴含的思想飘逸空灵的特色。文章语言生动而娴熟,叙述议论浑然一体,语句哲理而蕴藉。读来耐人咀嚼回味。很有深度的一片赏析作品。大力推荐! 【编辑 云水之间】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司药  2016-01-22 09:39:15

共赏人与自然之作,乐之往之。
   编按深入、精当,问好编者。

3楼 文友:阿之  2016-01-23 17:45:40

司药,再次看到你对《神湖》评论,我想掉泪……真的!《神湖》作者不敢托大,因为至今还没有哪家纸媒编辑愿意刊登,从初稿到现在的几经修改,七年了。突然觉得《神湖》就像一块“和氏璧”。作为藏漂题材,也是烫手的。和氏璧的魂魄正是“四道风”,为了“四道风”兄弟,我坚信而且坚信!
   再次感谢司药!祝愿《神湖》不负众望!

回复3楼 文友::司药  2016-01-26 09:07:14

阿之,这部作品并非质地不优,有很大的可能是篇幅限制——杂志发表中篇一向比较严苛,如若是短篇,应该没什么问题。
   坚信自己,写自己心仪的东西,如此就好。

4楼 文友:阿之  2016-01-23 17:48:53

再次为《神湖》这篇小说的伯乐之一司药,致以最真诚的敬礼!

5楼 文友:柳约  2016-01-23 19:47:59

司药之评,围绕原作,阐述深刻,十分有内涵,对于《神湖》的文本价值,做了深层次的解读,作为读者来说,很赞同其中的观点。

回复5楼 文友::司药  2016-01-26 09:04:54

感谢文友关注和认同。问好。

共7条上一页1/1▼下一页
大发二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