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二分时时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荒原】幻境杀(小说) ——魅行人间第三卷

作者静心雪韵  阅读:11230  发表时间2014-02-17 14:38:58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他们在我心中唤起的赞叹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他们向我印证,上帝在我头顶,亦在我心中。
   ——康德
   (序)
   女孩儿喝醉了,寂寂的夜色将远处闪烁的霓虹压抑得只余下一些模糊的亮点,在女孩儿的眼里暧昧地跳跃着,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来稳住自己摇晃的身体,却一脚踩空,跌倒在地。她想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却不料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使得她趴在路边呕吐起来。
   “谁来帮帮我……”女孩儿微弱地喊出了一句,声音却被夜风轻轻吹散至无声无息。
   她只好勉强从地上站起,艰难迈动被黑色丝袜裹着的细长双腿,踩着妖娆的高跟鞋,摸索到了路边的一个自动取款亭里——空无一人的马路,寒意绽放的秋夜,让女孩儿以为她所在的小亭子是一处安全而温暖的庇护地。
   孰料,一双贪婪、疯狂、阴鸷的眼睛早已经瞄上了她,女孩儿刚刚在自动取款亭里坐下,便看见一个黑影携着危险、死亡的气息向她恶狠狠地扑来……
  
   (一)
   茵茵绿草,在蔚蓝色天空的映衬下,如一匹华贵的翠色锦缎,漾着柔和的波光,寸寸铺展开来直至遥远的天际。就在这一望无垠的青绿底色上,零星点缀着粉白、鹅黄、幽蓝的花朵,有的是挺起纤细高挑的身在微风中摇曳舞蹈,有的则是谦卑得几乎低到尘埃里去,弱弱地绽出一抹不自信的亮色。而此时的阳光,亦是明媚的、温暖的,它用慈爱的眼眸看着奔跑在草原上的小女孩儿,唇角不觉泛出微微的笑意。
   女孩儿大约三四岁,红色蓬蓬裙,红色小皮鞋,连马尾辫上也扎着一个红红的大蝴蝶结。她那么用力地奔跑着,脚步有几分凌乱,“姐姐,你等等我,好吗?”她对谁在呼喊,是我吗?
   我停下脚步,蹲下身,等着那个小小的红色身影跑到我近前,“小妹妹,你有什么事情要找姐姐帮忙吗?”我伸出手,帮她理了理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儿,轻声问道。
   “姐姐,你知道我的妈妈去了哪里吗,我要找我的妈妈!”小女孩儿的一双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撇着嘴巴问我。
   “可是,我不认识你的妈妈呀!”我摊开手,无奈地说道:“不过,我可以帮你找下你的妈妈,好吗?”
   “好啊,那你抱着我找好吗,我走不动了,姐姐。”小女孩儿的小脸蛋因为刚才的奔跑而红扑扑的,显得分外可爱。
   我微笑着抱起女孩儿,却不料她的身子特别重,简直不是小孩子的重量,瞬间压得我几乎透不过气来,“啊……小妹妹,你好重哦……”
   “抱起我,就不许放下哦,呵呵。”小女孩儿的脸上突然泛起了一丝诡异的神色,随即她指了指前方,“姐姐,你看,我的妈妈就在前方,快去追啊!”
   前方不远处,果然有一个窈窕的女子背对着我们,她也是一身大红的裙装,在草原上慢慢行走着。“好吧,我抱你去追。”我吃力地抱着小女孩儿向前方挪动,去追赶那个红衣女子,可是任凭我怎样努力奔跑,那个女子离我始终有一段距离。
   “不行啦,我好累,抱不动你了!”我想放下怀中的女孩儿,可是那小女孩儿彷佛粘在我身上了般,竟然放不下,而此刻,小女孩儿的脸色竟变得异常凶狠阴郁,她愤愤地说道:“让我失去妈妈,你该死!”随即,她伸出一双利爪般的小手,紧紧扣住了我的咽喉,让我瞬间无法呼吸,而她的眼睛里则是不断涌出暗红色的血液……
   这一定是梦,是梦!我惊叫着想要强迫自己从梦中醒来,可是这窒息的感觉是如此真实,让我手脚都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眼前的美丽景色也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谁来救我……”女孩儿似乎已经不在我怀里,可是我却依然感到自己彷佛被压在大石块的下面,窒息,痛苦,绝望……
   “晶晶,快醒来,别怕,有我在呢!”噩梦中,一张冷峻的脸在黑暗中突然闪现,好像是位英武的警官吧,他一下子把我抱进怀里,霎时,黑暗消失不见,整个世界只剩下漫无边际的混沌……这张脸,熟悉得好像上辈子就已经见过,可是,我却不知道他是谁……
  
   当秋日的晨曦温柔地抚上了我的脸颊,我才昏沉沉地从梦中醒来,下意识地去看床头的闹钟,才想起对我来说,现在几点都不是很重要了,因为大小姐我前阵子已经把我“可爱至极”的老板给炒鱿鱼了,现在,我已经从事了我向往已久的“崇高”职业——自由撰稿人。当然,是绝对“自由”的撰稿人,因为从来没有任何杂志社向我约过稿,而我的那些文字也从来没给我赚回过一分钱。想到这,还真是感谢我的“土财主”太爷爷,虽然他并不是什么显贵,但是他硬是省吃俭用地给后代留下来几百亩山地,倒也能让我这个“啃老族”重孙女能厚颜无耻地从家里“啃”到点什么,而不必缺衣少食。
   “砰砰砰——”一阵急促有力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在寂静的晨里显得格外突兀,我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揉着惺忪的眼睛,来到门前,趴到门镜上一看,只见门外是两位身着警服、神情严肃的警官。
   “拜托,两位警官有什么事吗,我可是守法公民,你们找错地方了吧!”心里虽然有十万个不情愿被打扰,可我还是很配合地打开了门。
   “您好!打扰了,我是L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东方木,这位是我的助手小林警官——我们想找您了解点情况,可以吗?”其中一位三十左右岁,身形高大,面目冷峻的警官上前说道。
   “啊,你是……”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直直地望着东方木,半天没有言语——这位,不就是在我梦中出现的那位英武警官嘛,那冷峻的面庞、那紧闭的唇角,彷佛千百年前便已深深镌刻于我心,正是他在噩梦中拯救了我!
   而东方木也是目光深邃地望着我,若有所思,却也有几分迷茫,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
   见此情形,小林警官在旁边轻声咳了一声,意在提醒我要恢复常态,难不成,他把我看成迷恋帅锅刑警的“花痴”了吧!
   我连忙闭上嘴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乱蓬蓬的长发,讪讪说道:“好啊,配合警官工作,天经地义。”
   “请问这位女士,贵姓?”两位警官进屋落座后,东方木开口问道。
   “白晶晶。”我简短答道,将“免贵姓白”这句客套话直接摒弃。
   “白晶晶?”东方木眉毛一挑,用疑问的目光迅速打量了我一眼——天啊,拜托,这位帅哥,不要这样“电”人家好不好?我在心里暗叹,不能因为我和《大话西游》里那个白骨精重名,就这样“崇拜”我,OK?但是,表面上的我却不动声色,只是悄悄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顺便拽平了睡衣上的褶皱,让自己显得很“淑女”,虽然是一大早便穿着卡通图案睡衣在警官面前晃悠的“淑女”。
   “是这样的,白女士,昨晚更确切地说是今天凌晨一点左右,在你住所对面的那条街上,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据现场调查,应该是醉酒后到自动取款亭避寒,结果被一男子在亭里先奸后杀……不巧的是,自动取款亭里的探头坏掉了,我们无法得知作案者的体貌特征,只好根据亭外的一个探头,对来往车辆、行人进行一一排查。因为夜间得到的影像资料极不清晰,所以,我们更希望能从附近居民的口中,得到有关案件的一些信息。”小林警官介绍了案情并说明了来意。
   “谁这么丧尽天良!”我平生最恨色鬼,而这种为色而杀人灭口的男人就更应该千刀万剐才是。“可是,两位警官,那个时间我正在睡梦中,什么线索也无法提供啊,而且这一片小型别墅区都对着这条街面,为什么你们偏偏选中了我呢?”
   “是这样的,附近的居民我们都会一一问到的,之所以先选中你,是因为取款亭外面的一个探头也恰好对着你家,录像显示,凌晨一点左右,你房间的壁灯亮着,而落地窗前有人影晃动,而且那个人影站在落地窗前很久,似乎在默默注视着自动取款亭里发生的一切。因为自动取款亭里的灯是彻夜都亮着的,而别墅区和取款亭所隔的街道并不宽,所以凶手的整个作案过程,落地窗前的人影都应该是尽收眼底。”
   啊!我不仅倒吸一口冷气,亮着壁灯睡觉这一直是我的习惯,这倒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说什么我也不会在夜半时分跑到在落地窗前张望吧,除非,我在梦游?可是,本姑娘哪有这种怪病,上溯到太爷爷、太爷爷的爷爷,也没有梦游症遗传史呀。
   东方木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他有些疑惑地说道:“如果,白女士确定自己当时是在睡梦中并未到落地窗前的话……那只能有一种解释,就是凌晨时分,你家里还有别人。”
   “拜托,不要吓唬人好吗!”听东方木这样一说,我惊得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我的家人现都在国外,这偌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住,门钥匙我也从未给过任何国内的亲朋好友,那么,谁会夜半时分出现在我家阳台上……除非是鬼!
  
   (二)
   “东方木不会怀疑我在说谎吧,这些当警官的都是心思缜密,说不准他认为我明明看到了什么,却不愿意告诉他们呢?”这两天,我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这样的想法。说心里话,我真的未曾在那天案发时分到落地窗前观望过,且不说我从来没有过梦游史,就说我若看见凶手作恶,哪里能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最起码我也会报警吧。
   思忖了许久,我拿起了东方木临走时留下的那张名片,按照上面的电话给他拨了过去——
   “喂,你好!”电话那边是东方木客气而低沉的声音。
   “……你好,我是白晶晶……”一听到他的声音,我的心忽地乱起来,本来就没想好具体该怎么说才能解释清楚,现在倒好,更是语无伦次。
   “你,有什么事吗?”东方木问道,语气依然平静,倒好像我去打扰人家了,也是,我忙着要向他证明什么呢,这个案子本来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无法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我还这样找借口给人家打电话干什么?
   “我想说的是……”我正在这边支支吾吾呢,便听见东方木在电话那边轻轻笑了一声,道:“白姑娘,我也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前几天的那个案子已经破了,凶手已经找到……”想必他是为我化解冒昧打电话的尴尬吧。
   “啊?不会吧,这么快,你是神探呀!”电话这头,我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凶手是谁呀,快点告诉我!”
   “这个……唉!”东方木在电话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叹息,似乎内心很纠结,过了好一会,他才又恢复了昔日冷静的口吻,“白姑娘,其实抛开这个案子不谈,我倒是觉得你应该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下,落地窗前的黑影,很值得怀疑。”
   闻听此言,我的心头蓦然一紧,几乎下意识地便脱口而出,“东方警官,我想见你一面……你来我家里一趟,可以吗?”主动邀请一位陌生异性来家里,确实有点太唐突了,但是,一想到曾经出现在我家落地窗前的那个黑影,我便下决心要把东方木请过来,帮我分析一下近日来发生在我身上的奇异事件。
   半个小时后,东方木来到我家,寒暄自不必说,我边给他沏茶边冲着厨房里的钟点工张姨喊道:“张姨,今天你打扫完厨房就走吧,我有些事情要跟东方警官谈。”
   “知道了,白姑娘,我收拾一下就走啊,改天我再过来。”张姨应了一声,随后探出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头,望了望客厅里的东方木,眼里有微微的笑意——这位阿姨,别是以为东方木是我男朋友吧,她在我家做钟点工已经有段时间了,见我总是单身一个,免不了好心好意地唠叨我,让我抓紧时间把自己嫁出去,否则就真成了“剩女”了。
   “先给我说说凶手的事情吧,东方警官,要知道,我喜欢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的,算是个‘业余’作家,这次,权当你给我提供写作题材。”说这番话的时候,我难免有些心虚脸红,我能算的上业余作家吗,充其量是个闲着无事码字玩的小女子,但是,若不这样说,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打探关于凶手的详细状况。
   “其实,案子虽然破了,但是这样的结果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东方木眉峰紧蹙,缓缓道出了凶杀案的真相——原来,被害女孩儿小丽是一家酒吧的坐台小姐,她常常在被客人灌得酩酊大醉后,独自一人回到出租屋,而案发那天,时间太晚了,她没有找到出租车,便一路踉跄着往家的方向走,结果走到我所住街区的时候,因为脚崴了一下走不动了,便进入了路边的自动取款亭,想休息一下,孰知,这个自动取款亭一直是一个流浪汉夜间寄宿的地方,当他看到自己的领地被人占据后便怒不可遏,于是,他打晕了小丽并强暴了她,事后又扼死了小丽。
   “事情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阴谋诡计,恩怨情仇在内,”东方木摇头叹息道:“而且最让人沮丧的是,这个流浪汉,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人,根据《刑法》第十八条‘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而他正是属于这种人。”
   “这个死去的女娃好可怜哦……”拎着一大包垃圾走出门口的张姨,突然嘟囔了一句,“这世道,白姑娘,以后你在外面可千万要小心,晚上尽量少外出。”

共31601字上一页1/7▼下一页
【编者按】小静的这篇题为《幻境杀》的小说,用悬疑的情节,诡异的命案,扑朔迷离的线索,令人恐怖的梦境,引出了一系列发人深省的爱恨情仇,深刻的揭示着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的纷繁复杂和世态炎凉。其实,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会有很多利用权力和金钱去触碰法律和道德的底线,比如故事里的那个某银行的高管林华,如果他当初不利用权力和金钱,去诱惑家里因为亲人重病而急需用钱的顾晓月,〈她也是潜伏在此篇小说主人公白晶晶家里男扮女装的大学生杜伟斌的女朋友。〉而是给她提供必要的帮助,或许他也不会在顾晓月的男朋友手里死于非命。 也许只是一念之差,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或许就是如此的。同样是以权枉法的还有白晶晶和白穆然姐弟的父母,他们太溺爱自己的儿子了,他们不应该放纵白穆然在已经无法实现自己的赛车梦的情况下,为所欲为去飙车,更不应该在儿子飙车飙出人命之后设法为自己的儿子逃避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另外这个故事的主人公白晶晶与东方木的情感经历作者描写的也很惟妙惟肖,幽默的对话,深情的牵挂,真是一对不打不相识的患难知己。其实,白晶晶与这篇小说所讲述的命案是没有直接关联的,主要是她的弟弟白穆然的过错,而顾的男朋友杜伟斌则要把他的女朋友顾晓月的不幸归咎于对此并不知情的白晶晶,这显然是一种不正常的心理。而造成这种不正常心理的原因也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作者对顾晓月的男朋友杜伟斌的描写虽然着墨不是很多,不过对其利用所学的医术对他女朋友顾晓月的情夫和致使其自杀的白穆然的亲姐姐实施梦幻报复时候的心理描写也入木三分。再有就是,作者通过此篇小说对平时我们难以察觉的亲人之间神奇的心灵感应的刻画则是让人印象颇深。说实话,作者的这个故事是值得我们掩卷深思的。问候作者,推荐赏读!【编辑:铁血胡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21825】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铁血胡杨  2014-02-17 14:44:39

小静的这篇题为《幻想杀》的小说,用悬疑的情节,诡异的命案,扑朔迷离的线索,令人恐怖的梦境。引出了一系列发人深省的爱恨情仇,深刻的揭示着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的纷繁复杂和世态炎凉。其实,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会有很多利用权力和金钱去触碰法律和道德的底线,比如故事里的那个某银行的高管林华,如果他当初不利用权力和金钱,去诱惑家里因为亲人重病而急需用钱的顾晓月,【她也是潜伏在此篇小说主人公白晶晶家里男扮女装的大学生杜伟斌的女朋友。】而是给她提供必要的帮助,或许他也不会在顾晓月的男朋友手里死于非命。 也许只是一念之差,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或许就是如此的。同样是以权枉法的还有白晶晶和白穆然姐弟的父母,他们太溺爱自己的儿子了,他们不应该放纵白穆然在已经无法实现自己的赛车梦的情况下,为所欲为去飙车,更不应该在儿子飙车飙出人命之后设法为自己的儿子逃避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另外这个故事的主人公白晶晶与东方木的情感经历作者描写的也很惟妙惟肖,幽默的对话,深情的牵挂,真是一对不打不相识的患难知己。其实,白晶晶与这篇小说所讲述的命案是没有直接关联的,主要是她的弟弟白穆然的过错,而顾的男朋友杜伟斌则要把他的女朋友顾晓月的不幸归咎于对此并不知情的白晶晶,这显然是一种不正常的心理。而造成这种不正常心理的原因也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小说在对杜伟斌的描写虽然着墨不是很多,不过对其利用所学的医术对他女朋友顾晓月的情夫和致使其自杀的白穆然的亲姐姐实施梦幻报复时候的心理描写也入木三分。说实话,作者的这个故事是值得我们掩卷深思的。
  
   【小静;此文编者按我写好了,不知道是否合题?】

回复1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15:11:58

辛苦了胡杨、我很感动……我没想到编按我这个故事的会是你、真的、很不容易、谢谢您!

回复1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15:20:36

胡杨按写得非常好!如果你读过我的白之恶和阴阳绝、你就会更加了解东方木和白晶晶的渊源了。这是系列故事。这篇小说就是在写人性、但感觉这的不够好、人物心理描写不到位、杜伟彬不够突出。

回复1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15:30:09

胡杨、有一处商榷下、杜谋害白晶晶是因为她和弟弟白默然的心灵感应、文中我有交代、这不完全是杜的心理问题。这也是幻境杀的一个重要原因。

2楼 文友:铁血胡杨  2014-02-17 15:46:01

回复小静4楼;嗯嗯,心灵感应这一点我没有写进去,也许是我领悟到的原因。

3楼 文友:铁血胡杨  2014-02-17 15:59:18

回复小静1楼;今天一上线,觉得这个故事既深刻又有信息量,所以我就来了一次客串,回复小静2楼:你在这里提到的另外两部相关作品有时间我一定读读。

回复3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18:12:58

我的江山和博客里都有,欢迎胡杨有时间读下,多提宝贵意见哦,毕竟这是一个系列的故事。

4楼 文友:运河之子  2014-02-17 16:20:30

芊芊善于演绎惊悚悬疑扣人心弦的故事,你的想象才能很卓越。这篇小说是寒假里完成的吧?我正在努力完成一部二十五万字的长篇小说,写的很累,时断时续的。

回复4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18:11:11

大哥过奖了,呵呵,这是源于我平日对一些真实案件和探案书籍的留心吧,想象力是必须有的,合理的推理和现实环境的构架也不可缺少。这是我半个月写作努力的结果,但是构思确实是早就完成了,一直在等寒假到来。
   大哥要写长篇了吗,注意保重身体,别太累,不妨也做个粗略的计划。期待你的大作!对了,签约怎样了,大哥好像可以申报江山之星了。

5楼 文友:运河之子  2014-02-17 16:21:32

这部三万多字的小说足够一个中篇的规模了。

6楼 文友:思君不见下渝州  2014-02-17 16:43:47

呵呵,帮主太厉害了,这篇小说,集梦幻、凶杀、悬疑和言情,四位一体呀,真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回复6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18:15:19

谢谢渝州兄的支持。这个故事灵感来源于我所在地曾经发生的一个案件,我加上了很多想象和推理,当然,最难的是这样的题材要有现实基础上合理的构架——不知效果怎样,反正写出来,呵呵,完成了一个小小的心愿。

7楼 文友:思君不见下渝州  2014-02-17 16:52:24

看来帮主不仅是言情圣手,还是破案专家呀,呵呵

回复7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18:16:19

哈哈,不敢当,我纯属纸上谈兵,不过合理的想象谁都可以有的吧。

8楼 文友:铁血胡杨  2014-02-17 18:04:49

小静的这篇题为《幻想杀》的小说,用悬疑的情节,诡异的命案,扑朔迷离的线索,令人恐怖的梦境,引出了一系列发人深省的爱恨情仇,深刻的揭示着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的纷繁复杂和世态炎凉。其实,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会有很多利用权力和金钱去触碰法律和道德的底线,比如故事里的那个某银行的高管林华,如果他当初不利用权力和金钱,去诱惑家里因为亲人重病而急需用钱的顾晓月,〈她也是潜伏在此篇小说主人公白晶晶家里男扮女装的大学生杜伟斌的女朋友。〉而是给她提供必要的帮助,或许他也不会在顾晓月的男朋友手里死于非命。 也许只是一念之差,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或许就是如此的。同样是以权枉法的还有白晶晶和白穆然姐弟的父母,他们太溺爱自己的儿子了,他们不应该放纵白穆然在已经无法实现自己的赛车梦的情况下,为所欲为去飙车,更不应该在儿子飙车飙出人命之后设法为自己的儿子逃避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另外这个故事的主人公白晶晶与东方木的情感经历作者描写的也很惟妙惟肖,幽默的对话,深情的牵挂,真是一对不打不相识的患难知己。其实,白晶晶与这篇小说所讲述的命案是没有直接关联的,主要是她的弟弟白穆然的过错,而顾的男朋友杜伟斌则要把他的女朋友顾晓月的不幸归咎于对此并不知情的白晶晶,这显然是一种不正常的心理。而造成这种不正常心理的原因也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作者对顾晓月的男朋友杜伟斌的描写虽然着墨不是很多,不过对其利用所学的医术对他女朋友顾晓月的情夫和致使其自杀的白穆然的亲姐姐实施梦幻报复时候的心理描写也入木三分。再有就是,作者通过此篇小说对平时我们难以察觉的亲人之间神奇的心灵感应的刻画则是让人印象颇深。说实话,作者的这个故事是值得我们掩卷深思的。
  
   【小静;方才我根据你的意见对按语修改了一下,发布在评论处,好吗?】

回复8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18:17:51

辛苦胡杨了,你审核文字太认真了,佩服!编者按写的很好,你也可以发在编者按里,可以改动的,谢谢,辛苦了!

9楼 文友:云起鸿飞  2014-02-17 19:38:00

哈哈,这一世东方木终于成了主角,而且出镜这么帅。《幻境杀》和《阴阳绝》在情节的设置、推理、心灵感应等方面都有相似,好在写得没那么吓人了,共同的不足大概就是那几个方面都强化了,反而在表现人性上气场相对弱了些。这方面我觉得还是《白之恶》处理得比较好。

回复9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21:33:51

钓鱼门门主好眼力呀,若要让我给自己这三部曲打分,也是从高到低。白之恶里,最成功就是白色侏儒的描写,那一卷里我是从“上帝之眼”的角度写的;阴阳绝,可能情节上更曲折些,算是从“凡人之眼”的角度;第三卷幻境杀,因为是第一人称,所以在表现力上很不足,或者说这样的写法我还驾驭不好,角度就是“小女人”之眼了,哈哈。其实,幻境杀,如果从杀人者杜伟斌的角度来写会更好,这样比较容易表现出梦想和现实、小人物和社会的冲突。客观说,写这三卷时,我的心理状态都是不同的,第一卷很平静,第二卷很纠结,第三卷很乐观。。。于是,哪种状态下比较能写出相对好的作品,就不言而喻了。

10楼 文友:云起鸿飞  2014-02-17 19:46:02

我明白这个尾声的用意,只是这个大尾巴的写法貌似不那么聪明哦,也许在行文过程中穿插家庭方面的情节效果会更好。总之,悬疑中更多更好地展示一些人性深层的东西称得上老大难。写小说真不是个好差事,太折磨人了,呵呵。。。

回复10楼 文友::静心雪韵  2014-02-17 21:38:37

门主说的很有道理,其实,前面做下伏笔会更好,当时收到篇幅限制,我真的不想写成长篇,而且我太想给东方木和白晶晶一个圆满的结局了,于是就有很多局限。这一卷,在推理和情节设置上,可能我花的力气更多些,而一篇成功的小说必须要顾及很多方面,我想现在的我功力还不够,总是有点顾此失彼,慢慢探索吧,唉。
   尾声的安排,从魅行人间的写作初衷来看,我也不满意,这一卷算是照顾我自己的情绪了,呵呵,只为给东方木圆满,惭愧并羞涩中。。。哈哈,辛苦门主评按。

共66条上一页1/4▼下一页
大发二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