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二分时时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争鸣】平生若能白头(小说)

作者依心阁主  阅读:8807  发表时间2012-09-25 19:12:53

民国初年,许雅琴遇见林天生,双双十八华年。林天生手里把玩一块石头,她被管家大姐领进书房。管家向他介绍说,“林少爷,这是府上新添的丫环,尚识几个字,以后专门给您陪读。”林天生点头,示意管家大姐退下,管家大姐识趣地帮他关上门。他走到她跟前,她怯怯地不敢看他,手把衣裳下摆都抓出一条纹皱,兴许是惶恐不安的。他故意拿石头敲她脑袋,她本低着的头抬起,满脸依旧红扑扑的紧张神色。
   林天生看着她笑,“善于低头的女人总是孤单的,对吧?”许雅琴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有梦的人永不会孤单。”虽是简单数字,但话出口已觉卤莽羞愧,于是整张脸窘得不行。他笑,“你终于肯开口说话了,我叫林天生,欢喜收藏玉石,你呢?”她见他一脸纯澈笑容,紧绷的神经稍些松懈下来,“我叫许雅琴,许多的许,典雅的雅,胡琴的琴。”他笑,“胡琴该由典雅的人来弹唱,才能弹出许多美妙的音符。嗯,你的名字不错,好名应该配拥独一无二的玉石,”他把手中珍爱玉石递给她,“‘平生白头’,我刚为这块石头取的名,好听吗?”她点头。他又笑,“你的特长除了低头抬头就是点头,干脆找个男人白头偕老不是更有趣!”
   她整张越发窘得不行,通红得好似窗外结的石榴果。依稀有丫头捧着一大盆洗好的衣服从窗口路过,嘴里哼唱着“石榴石榴五月开,平生白头将得愿,心上人儿在跟前,只许心期到永年。”她越发的通红了脸。他看着她有些想笑,但仍忍住了。由于忍,喉咙便分外堵塞,他终于忍不住咳嗽起来。她急忙端来一杯水给他喝,他喝完仍在咳嗽,她不自觉地帮他捶拍后背。他满脸苍白笑容,大手轻覆她小手上面,“许雅琴,谢谢你。”她慌了,“大胆”两字脱口喊出,还不小心将杯子碰落在地,摔个粉碎。有玻璃片扎了他的手,溢出鲜血。她更加慌乱,“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手上被划伤三个口子,想必极痛,却只安静说;“没大要紧,我这会子有些犯困,想休息下,你出去吧。”她说,“好。”
   在许雅琴将要迈出大门刹那,被林天生叫住。他把那块玉石重新置放她手心,没有二话。她虽莫名,但亦没详问,只承他的欢喜。她走出门,顺便帮他掩上。她捧着他赠之石,在长长的回廊尽头,依旧能听得他断断续续传来的咳嗽声,但仍听话地以为他要休息,没去打扰。翌日,他一睡不醒,玻璃片扎着的手早已僵硬如冰,床单枕头依稀能见凝固的血滴还有唾液痕迹,她才惊觉他早患有肺结核。在送他入土为安后,管家大姐悄悄递给她一张字条,条上聊聊数语:“爱你之人,必会把一生最爱相赠,玉石坚贞,如我情深。”管家大姐这才摸着她的头,告诉她说,“傻丫头,这年月到处都在闹饥荒,府上开销一日不如一日,是不会有闲钱养人的。你能留下来,皆因林少爷的好意。”
   许雅琴猛然回想起,自己原是见过林天生的,那时她倒在饥荒的人群里,晕迷之际他端来一碗粥给她喝。不待她看清他样貌,他已转身,只留一个清瘦背影消融在她梦里。而当日以为的初见,他用石头敲她脑袋这幕,依稀又让她忆起那日端粥芳华,他手里把玩一块玉石,那玉石不小心砸落地面,尘灰微荡,“平生白头”四字分外显眼。原来这个叫林天生的男人,其实早在茫茫人海一眼识得她,便信一见钟情,情比石坚,石比情长,情玉之石方能更幸福更长久。
   管家继续告诉许雅琴,“可惜林少爷来日不多,不敢寄于你更多厚望,当日你晕倒林府门口,他磕头跪求老太太收留,赏你一口饭吃。老太太百般冷嘲热讽,他皆隐忍,对了,林少爷是庶出,并非老太太亲生,其母三姨太在老太爷死后,撇下他跟一个男戏子私奔了,他受尽府里人的冷落和欺辱,但唯你的出现,他的生命才有暖光,可惜啊……”管家大姐哽咽着说不下去,外面老太太的贴身丫环小怜过来唤她,“管家大姐,老太太唤你过去,说是林二小姐相亲的那个男人留洋国外回来了,准备迎娶林二小姐过门,你快些帮忙置办行头。”
   管家大姐随小怜忙活去了,空空的书房只留下许雅琴一人。许雅琴泪流满面,咬破手指在那张字条下方添写一行:“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只是那人注定走在旧时光里,很快会被忘记,但我却誓与他永不相离。”写罢,她将字条焚烧在他灵位前,泣不成声。在那之后,林二小姐的姑爷果然上门接亲,而她并未与其姑爷碰面。别人的事与许雅琴无关,她心心念念的人去了远方,于是她便也离开了林府,削发为尼。纯情如她,从此供石烧香尼姑庵里,一生未嫁,孤独终老。
   有些人在彼岸一生耕种的,不过是一场无情的岁月。世人皆知,俗世之人,活得世俗些,方得长久。可惜许雅琴自小生长在满清皇室,身份贵称格格。满清朝廷没落,服侍她爹身边的侍卫造反,将她爹娘和府上百来口人全部杀害,独她一人逃生来到这座陌生城市。此城早已熟稔如亲,因了林天生的缘故。可惜林天生来不及和她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却已走远。
   岁月积淀下来最刻骨铭心的伤害,徒留一身皱纹。林二小姐的姑爷名叫李宗焕,便是杀许雅琴全家的凶手。可许雅琴是在老了后,一次清明扫墓时,与李宗焕在林少爷坟前碰面,才认出他来的。可惜他们双双都老了,李宗焕驼着背,流泪跪倒在她面前,连丧悔的咨格都失去,因他喉咙哑掉,注定寻不得原谅,此生不宁。许雅琴拄着双拐,由庵里小尼扶着来给林少爷捎去冥币。冥币在空中飞扬,接近天堂的地方,许雅琴从林二小姐口中得知,管家大姐和林天生之间相差十岁,曾有过一段情事。许雅琴怔怔不知所措。林二小姐又说,管家大姐几年前上吊自杀,坟墓就安置在林天生旁边。陪同许雅琴前去的小尼不经意地念出隔壁碑文“李恩慈之墓”和“弟弟李宗焕念”等字样,许雅琴浑身擅抖。
   “李恩慈,莫不是爹爹在外头养的女人,娘为这事还跟她有过争执……”许雅琴喃喃自语,一头栽倒在地。许雅琴原以为平生无牵,怜爱她之人,必是人人至纯至善,可惜到头来她闯进别人杜撰的游戏里,以为独自纯白而生清澈而活,仅此罢了。

共2307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杨钟雄稿签:本是许雅琴与林少爷的擦肩而过,徒留独守与遗憾,情节简单,然而作品的含量在最末两段突然浓稠了起来,其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人唏嘘——让许雅琴一生未嫁的林少爷与管家大姐“曾有过一段情事”,而管家大姐李恩慈却是她的爹爹“外头养的女人”,另外,管家大姐之弟就是杀害许雅琴全家的凶手。这一切,在死者长已矣,而生者也垂垂老矣之时才水落石出,让人无限感慨。世事弄人,而人生如戏,说是因果报应也好,冥冥中的注定也罢,在编者看来,面对种种,许雅琴仍然是纯白的,清澈的。作品语言纯静,表述不温不火,而其魅力不在于作品的情节本身,更在于余韵,在于故事的弦外之音。感谢阁主赐稿,别来无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92527】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杨钟雄  2012-09-25 19:13:23

本是许雅琴与林少爷的擦肩而过,徒留独守与遗憾,情节简单,然而作品的含量在最末两段突然浓稠了起来,其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人唏嘘——让许雅琴一生未嫁的林少爷与管家大姐“曾有过一段情事”,而管家大姐李恩慈却是她的爹爹“外头养的女人”,另外,管家大姐之弟就是杀害许雅琴全家的凶手。这一切,在死者长已矣,而生者也垂垂老矣之时才水落石出,让人无限感慨。世事弄人,而人生如戏,说是因果报应也好,冥冥中的注定也罢,在编者看来,面对种种,许雅琴仍然是纯白的,清澈的。作品语言纯静,表述不温不火,而其魅力不在于作品的情节本身,更在于余韵,在于故事的弦外之音。感谢阁主赐稿,别来无恙。

2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2-09-25 21:14:03

距离留言时间,近一年了吧?依心,我以为你从江山消失了,没想到,你又出来了。很开心。
   没事儿时就多回来瞧瞧,发些稿子过来争鸣,在江山,你可是很有一批粉丝的呢。
   记得你的声音,记得我们的访谈。要保重自己。

3楼 文友:蓝婷  2012-09-25 21:28:22

格格,怎么会忘呢?你的仓央嘉措写得那么美丽动人,你的长篇,我也读了一些。今天在此见你,格外高兴。也深深地祝福格格,祝福你开心如意,创作多多。 我会记着在江山的每一份相遇的快乐。抱,亲爱的……

4楼 文友:超级粉丝  2012-09-25 21:35:07

我一直期待看你的文字,可你露面的机会可是太少了吖,我以为你不再写短篇的啦,今天看到,快乐得像只小燕子,都要飞上天啦。你可一定要多写些短篇的啊,长的我没耐性看,但你的短文可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昨天还跟大学长提到你,大学长说你答应写一篇给他,原来就是这篇啊,让我再看多遍都照常爱看的……

5楼 文友:超级粉丝  2012-09-25 21:38:40

对了,问你件事,什么时候送我一本你的初剧啊,这里不方便回答可以在QQ里谈,我都给你说了好多话,一点儿音讯也没啊,知道你忙,请别太累,我会心疼

6楼 文友:萧剑斋主  2012-09-25 21:53:34

污泥不染慕荷塘,净化心灵有妙方.
  
   诗苑词坛流玉韵,兰亭曲水溢书香.
  
   江花曰出吟堤柳,山月蝉鸣咏梦乡.
  
   把酒狂歌抒剑气.悠然篱菊洗愁肠.
  
   天缘屏网诗花开,秋月荷塘照影来.
  
   浊水汚泥身不染,一方净土化莲台.

7楼 文友:稻香  2012-09-25 22:11:38

你好,我喜欢这种风格!

8楼 文友:晋忻李  2012-09-26 06:04:04

世事弄人,而人生如戏,的确如此。作品虽精纯而蕴藏量极丰富,让人读罢思考良多,感慨系之。问好聪明绝顶的小格子,期待在江山能经常见到你。

9楼 文友:山林原野  2012-09-26 13:27:55

未见格格,又闻墨香,欣喜。

10楼 文友:争鸣文学  2012-09-27 09:53:22

问候阁主。争鸣文学感谢您的投稿。祝福。

共13条上一页1/2▼下一页
大发二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